仔细品品古代“县令”的那些事还挺有趣的

2019-08-12 21:55:59 围观 : 133

  

仔细品品古代“县令”的那些事还挺有趣的

  记得,在《徐九经升官记》中有这样的唱词:“当官难、难当官,徐九经做了一个受气官。啊一个窝囊官,自幼读书我为做官,文章满腹,我得意洋洋、洋洋得意,进京考大官,又谁知才高八斗我难做官,皆因是,爹娘没有为我生一副好五官,我怨 、怨、怨五官,头名状元到那玉田县,当了一个小小的七品官。”好像县令就是“七品芝麻官”,其实并不是这样,是有例外的。隋朝京城所在的大兴(万年)和长安,东都所在的洛阳和河南,四县知县都是正五品。金朝中都所在的宛平和大兴,知县都是从六品。元世祖忽必烈统一中国,各县按人口多少分等,江北六千户以上和江淮以南三万户以上,都划作“上县”。“上县”的知县都是从六品。明太祖朱元璋坐殿,开始按经济发展状况区分县等,每年征收田赋满十万石的县称为“上县”,知县也是从六品。清代,全国共有一千多个县,其中四个地位特殊的县,其知县均官居正六品。这四位“六品县令”分别为北京顺天府所辖的大兴和宛平县令、盛京所在的承德(沈阳)以及孔子的家乡曲阜县令。

  在古代,衙门前的鼓原本是用来通知县令下班的,相当于现在的下班铃,后来到了明清时期才作为紧急情况下来不及写诉状的百姓鸣冤使用。清代老百姓报案,一般程序是直接向官府递诉状,“击鼓鸣冤表示老百姓有重大冤情通过正常程序得不到昭雪,要找到上层官府或权贵伸冤。”清朝有规定,只许击鼓鸣冤不许拦车诉冤。

  在清代,除了科举考试可以做官,也可以捐官(就是拿钱买),所以,候补的官员就多。在当时,所有的文官都要由朝廷吏部铨选,并定期让士子“掣签”(即抽签以定做官的省份)而后分发。因此,凡是要做官的士子必须到京城投供报到。一般说来,凡是到地方上任的,都要按吏部规定的“班次”候选。由于仕途杂进,做官的人多,候选的士子都要“候”一段时间,才能轮到掣签分发。新科进士归班选用知县,直到吏部查明前科进士将次用完,才能令其赴部投供,照原甲第名次先后挨选。所有出现了四川一地,候补道员多至50多人,知府20 多人,通判、知州、知县多达400多人的现象,以至于出现了“某员到省二十年未得委差,衣食俱乏,冻馁而死”,或“孑然一身,典质俱尽,自刎而死”。想想这些县令也挺可怜的。

  参考历史文献,可知在清代,一个县令的年工资大概是这样的:工资 45两 ,外加45斛粮食,加上养廉银 1200两,一共加一起相当于现在的 23万元人民币左右。

  可以。在古代并不是法治社会。古时候口供是最重要的证据,为让罪犯招供,很多时候县令问案会用刑,以获得口供,清朝时期最常用的是“笞刑”,是一种用竹子、木板责打犯人背部、臀部或腿部的轻刑。